劍仙三千萬

第一章 曾夢想仗劍走天涯

秦林葉。

明化市一中十一年級學生。

資質:一星。

修為:筑基第五步煉臟。

語言139、數學147、文理綜合277、修行理論141、修行實踐169。

附表:詳細考核數據。

力量236公斤、千米速度1分56秒、神經反應0.143秒……

掌握第九套基礎拳法(入門)、第十二套煉體術(大成)、第十套基礎劍術(入門)。

評語——不推薦走修行者道路。

教師辦公室中,二十五六,穿著一身教師制服的孫曉珍將這份成績單遞給了秦林葉看。

“不要緊張,坐,我就是和你談一談你的修行問題。”

孫曉珍指了指秦林葉身前的椅子,柔聲道:“你的努力我也看在眼里,我有心幫你申請筑基貸款,但一星資質……”

說到這她忙補充了一聲:“并不是什么歧視,學校九成學生資質都只有一二星,只是……自黑暗時代星核被毀,已不是存在天地靈氣的上古時期可以餐風飲露了,修行一道資源至上,為了確保羲禹國安危,資源需要留給那些更有天賦的人……”

“老師……”

“你聽我說完,我知道你入學時就立志考修行者學府,要當一名出入云霄的劍仙,所以每天勤修不綴,兢兢業業,但,明化市考生十萬,每年最終能考入修行學府的不到百人,能被宗門看中的,可能一個都沒有……你家里的情況我稍微了解了一下,你現在……是通過兼職維持筑基修行的消耗,可筑基第五步煉臟、第六步換血最耗藥材,往往需開銷十來萬,你能在未來一年賺到這筆費用?”

秦林葉思忖了片刻,搖了搖頭。

“老師并沒有其他意思,只是覺得,你沒必要再花這三萬塊報名費的冤枉錢,無法修行我們可以練武,練不了武我們可以從事其他工作,像老師我,不就是一個普通人么?一旦報考修行學府,將進行為期半年的特訓,到時候的普通大學無疑會和你失之交臂……”

秦林葉知道,孫曉珍在勸他不要報考修行學府。

“秦同學,如果老師的言語有所冒犯,我在這里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從而影響到了你的學習。”

“不會,感謝老師的勸導。”

孫曉珍聽了,稍稍松了一口氣,但還是關心的問了一聲:“秦同學,你沒事吧?”

“沒事,我現在的修行成績去考修行學府,確實是浪費報名費。”

秦林葉笑著道。

“你的潛力還是有的,只是家庭……”

“謝謝老師關心,沒其他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那好,不要胡思亂想,現在筑不了基,我們可以慢慢來,入不了修行學府,大不了我們練武嘛,武者同樣是羲禹國的重要基石,對不對?”

“老師說的對。”

秦林葉笑著應道。

“那……你的報考申請,我給你取消了?”

秦林葉還想搶救一下,可考慮到三萬報名費……

他點了點頭:“好。”

待得秦林葉離開,辦公室另一個年長她幾歲的女教師笑著問了一聲:“筑基都沒有完成,就想考修行學府?”

“他還是很努力,在沒有藥物輔助下僅用兩年熬練到筑基五步煉臟,如果家中錢財資源能跟上,早完成筑基了,可惜……”

孫曉珍搖了搖頭。

“一星資質,要筑基花費的錢財可不是小數目,以后踏上修行路了開銷更大,早點放棄走修行之路的想念,大學讀個好點的專業,找份不錯的工作才是他的正確選擇。”

“是啊,聽說標準靈石的價格已經破十萬了。”

“可不是么,越來越貴了,觀星臺那邊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找到資源豐富的星球。”

“兇魔星遺留的問題尚未解決,荒野中兇魔肆虐,時不時沖擊人類城市,還有閑暇分心?”

“倒也是,先清理荒野中的污染源光復全球才是正途。”

“葉子。”

秦林葉出了校門,一個看上去和他年齡相若的男子很快追了上來。

“劉恒。”

“孫八婆又拉著你做思想工作了?管得可真寬,你報考修行學府礙著她了?”

“孫老師說的是對的,我放棄報考了。”

“你終于想通……”

劉恒本能的驚喜道,話沒說完,他才尷尬補充:“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懂,就剩半年了,連筑基都沒有完成,我去考也考不上。”

秦林葉道。

“葉子,你沒事吧?”

劉恒關心的問了一句。

“能有什么事,放棄報考修行學府,我感覺渾身上下一陣輕松。”

秦林葉笑呵呵的說道。

“真的?”

“比金子還真。”

秦林葉一臉笑容道:“畢竟現在的大環境你也知道,修行資源價格不斷上漲,氪金修仙,沒錢修個錘子。”

劉恒見秦林葉有心情開玩笑,放下心來,跟著道:“對,筑基藥材就得幾十萬,煉氣靈石十萬起,修仙還是燒錢啊,那些資源公司想錢想瘋了。”

“對。”

秦林葉點了點頭。

劉恒和他再稍稍閑聊了幾句,見他似乎真放下非得報考修行學府不可的念頭了,放心的離開了。

目送他離開,秦林葉揉了揉因為笑容有些僵硬的臉龐,往住處走去。

這個時候,一位衣著破爛的老者突兀出現在秦林葉眼前。

“不得了不得了,少年,你有一道靈光自頭頂噴出,簡直是前所未有的修煉奇才,只要你買了我手上這本……”

“等一等。”

秦林葉伸手制止了眼前這位拿出好幾本線裝書籍的老者,一本正經道:“事到如今我不能再隱瞞了,你聽清楚,其實我是一位無上大能,只因迷失在永恒之路,困頓蹉跎,所以神通不顯……只要你愿意把你的書免費送給我,再給我十塊錢,以后我重登寰宇之巔,帶你裝逼帶你飛,帶你杵進垃……不對,封你為我手下第一戰將!”

老者愣了愣……

“當真?”

“當真!”

“果然?”

“果然!”

“好,那老夫就助你一臂之力……”

“劍仙?妖怪?”

秦林葉盯著天花板,到現在為止都在微微喘氣。

好生生一個人,突然發狂想要攻擊他,結果他伸手一推,直接灰飛煙滅!?

變成金色灰燼,風一吹,飄飄灑灑。

這絕對不是哪個喪心病狂自帶特效的碰瓷黨。

“不是殺人……街頭魔術師?”

秦林葉在椅子上坐了好一會兒。

他身上有什么值得別人圖謀的?

碰到惡作劇了?

這時,客廳一側的主臥室門打開,一個扎著馬尾辮,看上去十五六歲的少女從里面走了出來。

她揉了揉眼睛,似乎剛睡醒,還有些迷迷糊糊:“哥,你回來了?我還以為你仗劍天涯,追求夢想去了。”

“我為什么要去仗劍天涯?”

“為什么!?”

他這一回話,少女秦小蘇明顯來勁了,一把湊了過來,明亮的眼眸盯著他,一陣打量:“這就是你的人生,你的天命啊,生活落魄,浪跡天涯,得遇真仙傳承一飛沖天,不過你先不要沖動,晚點再付諸行動,記住,好奇害死貓,沖動是魔鬼。”

“去去去。”

秦林葉揮了揮手。

“哇,有火氣,你是不是懟人了?”

“懟人?我好好的懟人干什么?”

“那就是有人懟你了。”

秦小蘇一本正經的道:“秦哥呀,林哥呀,葉哥啊,說了你要小心,要謹慎,你的身份你不清楚么,一旦懟出真火,那就不得了了,對方爸爸會要殺你,爺爺會要殺你,已經躺到急救室的太爺爺都會馬上從床上跳起來爆發出千米沖刺的速度找到你,只為和你不死不休。”

“瞎說什么?”

“我說的是真的!你告訴我,你叫什么?”

不等他開口,秦小蘇的語氣已經高了一截,白皙的小手臂揮舞著:“你叫秦林葉!秦家的秦,林家的林,葉家的葉!”

“你還叫秦小蘇呢,蘇家的蘇。”

“那不同。”

秦小蘇扳著手指:“我給你算算,你有我這個漂亮聰明的妹妹,還不是親的,有個兩小無猜的青梅竹馬,一年前剛被檢測出五星修煉天賦,被原始道院特招,父母祭天……啊,不對,伯父伯母離婚,拋下你一個人孤苦伶仃……種種因素湊在一起,根據我沉浸神話典故四年的豐富文學經驗得出來的結論……”

說到這,她那張帶著一絲嬰兒肥的小臉上做出一副意味深長的表情。

“你是不是還得補充一句‘少年,你攤上大事了’做個結尾?”

“不對,是你命犯天煞孤星,注定無伴終老,孤獨一生。”

秦小蘇捏著嗓音尖叫道:“你,就是天命!”

“別以為你長得好看我就不敢打你。”

秦林葉開始擼袖子。

“嘻嘻!”

秦小蘇馬上靈活的跳了起來,一把躲到了房間。

“砰!”

門關上了。

那種速度……

秦林葉很羨慕。

筑基已成。

片刻,門重新打開,秦小蘇湊出個小腦袋:“哥,我筑基的藥材沒有用完,要不要給你留點?”

“用不著,我會自己存錢買。”

“不用也好,我還擔心你修煉后會拉高修煉難度線呢。”

“什么修煉難度線?”

“你是普通人時,四周都是普通人,你練出真氣后,大家都有真氣了,你練出元神后,元神大佬不如狗了,等你成劍仙世界都要毀滅……所以,為了不讓我們這些小修士提前進入地獄模式,你就先在低級境界久待一會吧。”

“還真氣,還元神,一枚靈石市價十萬塊了解一下,修仙就是氪金,叔叔阿姨雖然每個月給你一筆錢,可也支撐不了你完成煉氣階段的修煉。”

秦小蘇吐了吐舌頭,很快縮了回去。

“砰。”

門再次被關上了。

“曾夢想仗劍走天涯……”

秦林葉念著。

他看了一眼手機,翻出里面一條短信。

“您尾號*8879的卡于07月15日12:31在網上支付19.00元,交易后余額為元。羲和銀行”

這是他課余時間打工存下的存款。

三千元。

只有報考費用的十分之一。

這才是他同意孫曉珍老師取消報考修行學府的真正原因。

千年前,兇魔星和玄黃星交匯,驟遭襲擊玄黃星戰敗,星核被毀,靈氣消散,雖然后來被玄荒星各派團結一心合力擊潰,可荒野中仍然有大量兇魔殘留。

筑基未完成,真氣都沒有練出來,缺乏自保之力,在兇魔肆虐的環境下憑什么仗劍天涯?

秦林葉將目光從手機上收回,看向秦小蘇臥室門上的那副海報。

天之驕子齊青云。

五星資質。

修行資質每高一星,數量銳減數十倍。

五星資質,萬中無一。

在齊青云十二歲被測出這份資質時,一座座頂尖宗門、集團、武館、學府,紛紛發來邀請,對其特招,不止不需要繳納各種各樣的學習費用,那些勢力甚至許諾每年在他身上投入上百萬的修行資源,助其快速成長。

他也沒有讓那些人失望。

十四歲骨骼初成開始修煉,百日筑基,同年捕捉氣感、三個月內息、十五歲真氣,時至今日,年十八的他,已跨越煉氣階段,返后天為先天,神氣合一,靈動在即。

“修行資質不代表未來成就,可一二星資質連筑基貸款都申請不下來,三星資質反而有貸款公司主動上門,表現優秀一點,獎學金輕松獲取,四星資質……相當于半只腳跨入國內幾家頂尖大學和勢力的大門。”

他也好想那些大集團、大宗門,揮舞著大把鈔票對他說:“少年,加入我們吧,我們需要你這樣的人才,以后你就是我們宗門、集團未來的接班人,維護世界和平的重任就靠你了。”

秦林葉盯著齊青云的海報。

資質……

甘心么?

“夢想……沒有什么能夠阻擋!”

秦林葉自言自語。

他收拾了一下,回到自己房間。

映入眼簾的是書桌、書籍、臺燈,掛在墻壁上的字畫,放在桌旁的佩劍。

以及書桌上,鑲著一家三口合照的相框。

他,父親秦明陽、母親葉菲菲。

合照是三年前,也就是一零一七年他十四歲時照的。

那個時候,秦明陽還不是長生集團云州分公司副總經理,葉菲菲也不是捧紅了超級巨星云清清的金牌經紀人。

那個時候,哪怕再忙,一家人都會默契的抽一天時間聚在一起吃頓飯。

而現在……

秦明陽離婚,娶了長生集團羲禹區總經理女兒,葉菲菲同樣搭上了眾星傳媒董事的線。

兩人迫切的想要撇清以往的過去開始一段全新的生活……

在這段生活中……

是那么多余。

尤其當時他被檢測出來只有一星資質。

秦林葉拿著這幅相框……

“真是……狗血家庭倫理劇啊……”

秦林葉看著相片,緊扣著相框的雙手微微顫抖。

那一年他年少輕狂,對天立誓,一定要成為修仙者,出人頭地。

現今……

報考資格都被取消。

但……

不甘心。

“修仙不成,我就練武!”

下一刻,秦林葉猛然將這幅相框一拋,同時,身形向前,右手掠過放在書桌一側的一柄長劍,口中一聲高吟。

“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必再相逢!”

“鏘!”

長劍出鞘!

寒光一閃!

這一劍穩穩刺在相框上。

“嘭!”

動作瀟灑、飄逸。

但……

相框質量極佳,似乎用了鋼化玻璃膜,這一劍……

竟是未能將照片洞穿,而是將其刺飛出去,砸在墻壁,再摔到地上。

相框……

未碎。

秦林葉瀟灑刺劍的動作凝固在半空。

他左右看了一眼,若無其事的將劍收入劍鞘,撫了撫衣衫上不存在的塵埃。

而相框……

他重新撿起來,放到了床底下的雜物箱中。

“叮!”

搜索幻想小。說網3W點7wX點org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