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慶余年開始打卡

第十一章 云嵐宗打卡

距離蕭炎和納蘭嫣然的“三年之約”還剩半個月。

這日,蕭炎和‘冰皇’海波東來到帝都加瑪圣城,第一個去的地方便是米特爾拍賣行。一來收集煉制復靈紫丹的藥材,二來尋找恢復靈魂之力的奇物。

在米特爾拍賣行中,煉制復靈紫丹所需的藥材,他倒是收集了一大半。但是恢復靈魂力量的奇物極其珍貴,就連拍賣行中都沒有存貨。不過,他卻意外的在雅妃口中得到了一個非常有用的線索。

離開米特爾拍賣行后,蕭炎和海波東正準備去納蘭家族,想辦法得到能夠恢復靈魂力量的‘七幻青靈涎’。

就在他們快要到達納蘭府時,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老師!”看到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影,蕭炎不由驚喜地叫出聲來。

沈望打量著蕭炎,臉上帶著一抹淺淺的笑意,微微點頭,道:“不錯,看樣子你已經成功把青蓮地心火吞噬了。”

“多虧老師相贈異火,否則我哪有機會得到這種寶物。”長長地呼出一口氣,蕭炎微笑道。沈望臉上的笑容似乎帶著一股鎮定人心的魔力,讓他心中那種緊迫感和不安感瞬間消散一空。

“這個人就是蕭炎小子的老師?”海波東心中一動,深邃的雙眸中閃過一抹幽藍的精芒,調動靈魂之力向沈望探查而去。

好奇心害死貓。

“哼!”

海波東的動作自然無法瞞過沈望的靈覺,只聽沈望冷哼一聲,念頭一動,圓滿級的撼神印瞬間發動,一道無形的靈魂力量向海波東印了過去。

“轟!”

一道巨大的轟鳴聲在海波東的靈魂空間響起,直如天崩地裂一般。

海波東感覺自己的腦袋仿佛被一只大鐵錘狠狠地砸了一下似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一片慘白,雙目失神,整個人像是石雕一樣僵立在原地,靈魂似乎已經和身體分離。

蕭炎似有所覺,轉頭向海波東看去,詫異道:“老師,他這是……”

“區區一個斗皇也敢暗地窺探我,給他一個教訓,讓他長長記性。”沈望輕描淡寫地道,仿佛說著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呃……”蕭炎一怔,忙道:“老師千萬不要動怒,海老是我的一個朋友……”

“我知道。”沈望淡淡地道。“若非如此,他怎么可能完好無損地站在這里。放心好了,他沒事,我只是小小地懲戒了一下而已。”

三秒鐘后,海波東回過神來,后背刷地浮起一層冷汗,眼神中帶著驚恐與敬畏之色,連忙向沈望賠禮道:“尊敬的強者,海某失禮冒犯,萬望恕罪。”

“強者之威不容侵犯,看在蕭炎小子的份上,這次就算了。若是再有下次,我可不會再輕易饒過你。”沈望像是訓斥晚輩一樣的說道。

這個世界強者為尊,雖然海波東比沈望年長許多,但對于沈望的話,他卻不敢有任何反駁,忙道:“海某記住了,絕不會再犯。”

說著話,海波東心里也是一陣后怕。簡簡單單一個眼神就能讓自己失去意識,此人的實力當真是恐怖如斯

海波東離開后,沈望帶著蕭炎來到一個無人之處,直言不諱地道:“你戒指里的那個家伙出了什么問題,靈魂力量怎么會變得如此虛弱?”

蕭炎的臉色微微一變,旋即嘆口氣,苦笑道:“老師你果然早就發現了……他叫藥老,是我的另一個老師。不久前發生了一些意外,藥老陷入了沉睡。我這次來加瑪圣城,就是為了尋找可以恢復靈魂力量的奇物,把藥老喚醒。老師,你知道有什么辦法能恢復靈魂力量嗎?”

沈望搖了搖頭,道:“若是毀滅靈魂,我倒是有辦法。但是恢復靈魂,我就無能為力了。”

“哎,看來只能去納蘭家一趟,想辦法拿到‘七幻青靈涎’。”蕭炎嘆口氣道。

“既然納蘭家有你想要的東西,搶過來就好了……區區一個納蘭家,翻掌可滅,需要我出手嗎?”沈望挑了挑眉道。

太兇殘了

蕭炎心里大汗,連忙道:“不用了,我先用自己的辦法去試一試,若是不行的話,再請老師出手好了。”

沈望拍拍他的肩膀,道:“最近幾日我都會在帝都,若遇到什么麻煩,盡管來找我,老師給你撐腰。”

蕭炎點點頭,頓了一下,仿佛下了很大決心,道:“老師,我有一個問題,一直沒有想明白。”

“什么問題?”沈望道。

“當初,你為什么收我當弟子?為什么對我這么照顧?”蕭炎眼皮一抬,緊緊地盯著沈望道。

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當初沈望突然出現在他面前,要收他為弟子,并且把十分珍貴的紫晶源液送給他,后來更是將無價之寶的異火相贈……種種行為,讓蕭炎十分疑惑。

“原來就是這個問題?”沈望哈哈一笑,饒有深意地道:“因為……咱們是老鄉啊!”

“老鄉?”

蕭炎眉頭一皺,面露疑惑之色,接著好像想到了什么,臉色一變,霍然動容。

一轉眼,十天的時間過去了。

在這段時間里,蕭炎化名為巖裊,幫納蘭家族的族長納蘭桀驅除體內的‘烙毒’,得到了‘七幻青靈涎’,同時參加加瑪帝國舉辦的煉藥師大會,奪得了煉藥師大會冠軍,并且成功晉級為大斗師。

“可惜,藥老還是沒有醒過來,究竟哪里出了問題?”蕭炎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不用擔心,七幻青靈涎已經把他消耗的靈魂力量補充,醒來只是時間問題。”沈望不慌不忙地道。以他的實力,早就發現藥老已經蘇醒,只是沒有露面而已。

既然藥老想要躲著,他也懶得揭穿。

這日,海波東拿著一張白色的信函來到了沈望和蕭炎面前:“剛才出去,我收到了一個東西……”

信函作工古樸大氣,表面上繪著一朵白色云彩,一把長劍,正插在云彩之中,劍氣凌厲。

“云嵐宗的?”瞧著那特殊的圖案,蕭炎眉頭一挑,詫異的道。

“嗯。”

海波東點點頭道:“這是云嵐宗邀請帝都一些勢力首腦以及強者的請帖。”

“邀請?”

“因為你與納蘭嫣然那所謂‘三年之約’,云嵐宗現在正大肆邀請有聲望之人前往云嵐宗觀戰。我想,這恐怕是在為納蘭嫣然這個未來的少宗主造勢吧……畢竟這場風波鬧得不小,她若是贏了,不僅在云嵐宗,就算是在外面,也會聲望大增……”海波東似笑非笑地道。

“云嵐宗也未免太過狂妄了吧?若是納蘭嫣然輸了?丟臉的是誰?”蕭炎冷笑道。

“我若是云嵐宗的人,也會這么做。云嵐宗雖然狂妄,但人家有狂妄的本錢。”海波東不以為意地道。“云嵐宗傳承至今已有上千年,在加瑪帝國中,論起實力雄厚,云嵐宗絕對穩占鰲頭,就算是加瑪皇室與其相比,也要遜色一疇。”

“連加瑪皇室的實力,都比不上云嵐宗?”蕭炎驚訝地道。

“云嵐宗隱藏的實力,絕非表面上這么簡單。”海波東看了蕭炎一眼,道:“據我所知,云嵐宗暗中還有一群隱藏極深的老家伙,比如云嵐宗的上任宗主云山。此人將云嵐宗宗主之位傳給云韻時,已有八星斗皇的實力,當時他的壽限還有不少時間。這些年雖然很少有人聽過他的名頭,但并不代表他已經隕落。”

“你是說……云嵐宗上一任宗主還活著,甚至可能成為斗宗級強者?”蕭炎神色微動地道。

“這種幾率并不小。”海波東點點頭,又道:“不過有沈先生在此,就算云山已經成為斗宗,也無須擔心。”

“你只管專心對付納蘭嫣然就好,剩下的問題我會幫你解決,不會讓任何人破壞決斗的公正。”沈望淡淡地道。

“好。”蕭炎沉聲道,目光中閃爍著如火山般炙烈的精芒。

為了這一天,他已經等了三年,早就迫不及待。

云嵐宗建立在云嵐山之上,而云嵐山,則距離帝都僅有幾十里的路程,兩者之間,相隔甚近,猶如兩個互相對恃的龐然大物。

在云嵐山的腳下,駐扎著一支身經百戰的精銳兵團,其目的幾乎所有人都清楚,就是為了防備云嵐宗。

云嵐宗也知道,但卻沒有任何異動,似乎默認了皇室的行動。

這支兵團的防守極為森嚴,不過對于那些要上山的路人,卻并未有什么阻攔,因此沈望和蕭炎非常順利地登上了通往云嵐山的大道。

穿過加瑪皇室兵團的防線,還未登上云嵐山,一個久違的聲音便在沈望的腦海中響起。

“觸發支線任務,請到云嵐宗進行打卡。”

沈望嘴角一勾,臉上露出一個早有所料的笑容,登上云嵐山后,在心里默默念道:“打卡!”

“打卡成功,支任務完成,恭喜你獲得一張經驗卡。”

系統的聲音響起,一張虛擬卡片浮現在沈望面前,卡片的中央寫著一個數字‘200’。

二百年的‘苦修’時間,還不錯。

沈望滿意地點點頭,將卡片一收而起。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