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慶余年開始打卡

第六十一章 六千年功力

看著那柄橫懸于通天峰上方的七色氣劍,沈望不由在心里問自己:“以我的功力,施展出丈六金身,能抵擋住誅仙劍陣的威力嗎?”

也許能。

也許不能。

沈望搖了搖頭,不去糾結這個問題,因為他根本不會跟誅仙劍陣硬碰。

擊敗獸神后,道玄也受到誅仙劍氣的反噬,身受重創,從云端跌落下來。

而誅仙劍,也被獸神擊飛。

看著像流星一樣飛走的誅仙劍,沈望目光一閃,身形倏地消失。

田不易、曾書常等人立刻飛身而起,將跌落下來的道玄接住。

很快道玄就清醒過來,張口問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誅仙劍呢?”

誅仙劍呢?

眾人紛紛搖頭,誰都沒有看見誅仙劍的影子。

田不易神色一變,急忙喝道:“快找,一定要把誅仙劍找回來!”

而此時,沈望已經帶著誅仙劍飛遁到數百里之外。

“好重的戾氣!”

沈望握著誅仙劍,感覺一股驚人的兇煞之氣從古劍中傳出,帶著強大的侵略性,向他的體內迫去,讓沈望的雙手不由顫抖起來,口中發出一道呻吟:“太爽了……”

沈望敞開懷抱,迎接戾氣的侵略。

戾氣從誅仙古劍中傳出,如山洪決堤,咆哮著涌入沈望體內,被吞天魔功盡數吞噬,轉化成最精純的天地元氣。

星云漩渦急速旋轉,位于漩渦中心的流星發出耀眼的金芒,并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大!

沈望的功力飛快地增長。

一百年!

兩百年!

三百年!

五百年!

一千五百年!

兩千年!

兩千五百年!

沈望的功力增長了兩千五百年后,誅仙古劍中涌來的戾氣已經變得十分微弱。

誅仙劍本身存儲的戾氣其實非常有限。

道玄之所以能擊敗獸神,主要是依仗了誅仙劍陣之威,借助青云山七脈主峰積壓千萬年的戾氣,才能發揮出如此強大的攻擊力。

否則單憑誅仙劍,道玄根本不是獸神的對手。

誅仙劍本身只是一把極品靈器級別的法寶,施展誅仙劍陣時,可以發揮出仙器級別的威力。沒有劍陣,就只是一把普通的極品靈器,威力相差了幾十倍。

“兩千五百多年的功力,再加上之前將近四千年的功力,總共已有六千五百年的功力,流星境初期至中期的進程已經接近三分之二!”沈望緩緩地吐了口氣,臉色露出一抹喜色,然后向誅仙劍看去。

誅仙古劍的劍身之上本來就有一道非常細小的裂紋,經受獸神的重擊后,劍身之上的裂紋變得更大,幾乎要將長劍裂成兩斷。

“劍身受損,如今的誅仙劍怕是只能發揮出上品靈器的威力。”沈望心中暗忖。“以我如今的金身強度,已經勝過一般的中品靈器,雖然比不上上品靈器,但也相差不遠。誅仙劍在我手里有些雞肋,留之無大用,棄之又可惜……算了,還是還給他們吧。”

沈望沉吟片刻,還是決定把誅仙劍還給青云門,畢竟這把劍最大的作用是主持誅仙劍陣。

沒有劍陣,總是缺些什么。

只見他抬手一拋,誅仙古劍便如慧星般破空而去,劃過數百里距離,向通天峰方向飛去。

焚香谷的人得知誅仙劍失蹤,表面上十分關切,心里卻是暗暗幸災樂禍。

“我們的玄火鑒丟了,憑什么你們還能擁有誅仙劍。現在好了,大家的寶物都沒了,正好扯平!”

“沒有誅仙劍的青云門就是沒有牙齒的老虎,真是再好不過了。”

就在這時,空中光芒一閃,誅仙劍‘叮’的一聲插在了云海廣場上。

“誅仙劍!”

“是誅仙劍!”

“誅仙劍回來了!”

“天佑我青云門!”

青云門的弟子紛紛歡呼起來,焚香谷的弟子神色一僵,只能一臉假笑地跟著附和。

沈望心中一動,將之前在通天峰打卡得到的經驗卡取了出來,心中念道:“使用經驗卡!”

“經驗卡使用成功,檢測到你擁有技能吞天魔功……星辰變、丈六金身、化虹之術,請選擇其中一種進行提升。”系統的聲音隨即響起。

“化虹之術!”沈望念道。

下一刻,一股神秘的力量降臨。

沈望立刻進入‘苦修’狀態,金色的星辰之力從丹田中涌出,按照《化虹之術》的法門自行修煉起來。

神通之核的顏色越來越深,從原來的赤色慢慢地向橙色轉變……

幾分鐘后,‘苦修’結束。

“啪!”

沈望雙眼一睜而開,口中緩緩地吐出四個字:“化、虹、之、術!”

只見虹光一閃,沈望已從原地消失,化作一道赤紅色的長虹,橫空而去,只用了一息左右的功夫,便出現在百里之外。

“刷!刷!刷!刷……”

沈望的身形在天地間來回穿梭數次后,終于停下身來,臉上露出欣喜之色:“‘苦修’兩百年,速度提升了三倍多,現在一個呼吸就能遁出一百里,直接達到了化虹之術的第三重境界!”

“該去找他了!”

下一刻,沈望的身影再度消失。

離開青云山后,獸神一路向南而行,打算返回十萬大山的鎮魔古洞靜靜等待生命落幕,最重要的是再看玲瓏一眼。

快到南疆的時候,獸神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抬頭上天空望去,只見一道赤色長虹橫空而至。

“刷!”

光芒一閃。

沈望和小白出現在獸神面前。

獸神剛要開口,就忍不住咳嗽了幾聲,片刻后才微笑道:“你們是來殺我的吧,我被誅仙重傷,已經打不過你,現在正是好機會。”

“不是。”沈望搖了搖頭。

“不是?”獸神有些詫異。“這倒奇怪了,之前我沒有受傷,你要來殺我。如今我身受重傷,你卻不殺我?”

“反正你已經重傷難返,我又何必殺你。”沈望道。

“這倒也是。”獸神點了點頭,又問:“那你是來做什么?”

“我來找它!”沈望向獸神身邊的饕餮一指。

請記住本書域名:。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