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門狼

第六十一章:記憶碎片(下)

(第六更)

此刻白錦林的聲音如同回音一般在雪貴人耳畔縈繞。

雪貴人心里不斷叫道怎么可能!我怎么會是遇雪!如果我是,十年前我又不是幼兒,怎么會什么都不記得。但是,那些畫面為何和這些又吻合……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是見鬼了……

雪貴人竭力控制著自己情緒。這么多年歷練,她可以做到內心山崩地裂,表面安然若素。

她又對白錦林道“遇雪身上可有什么明顯特征?”

白錦林此刻已是淚水漣漣,他認定雪貴人就是自己當年失蹤的女兒遇霜,但是他不明白女兒為何裝傻不認他。

白錦林道“有,她脖子后靠近后胸勺地方有一顆黑痣。還有她左大腿右邊受過傷,有塊銅錢大小的疤痕。

雪貴人聽了這話,突然如釋重負長吁口氣,雪貴人臉上又浮現了她那標志性的笑容。

雪貴人道“我左大腿上沒有任何傷痕。”

白錦林聽了這話一怔,隨即他激動道“不可能,一定有。你是不愿意認我。你到底經歷了什么不愿認我……”

雪貴人轉過身,她垂下頭道“你不是說我脖子后面一顆黑痣嗎,那你自己看吧。”

白錦林扒開雪貴人濃密的秀發,雪貴人脖子光潔無瑕,根本沒有什么黑痣。

但是他女兒脖子上的確是有一顆黑癥啊。

白錦林此刻心情頓時如從峰巔墜入谷底,大失所望下他一副失魂落魄模樣。

雪貴人轉過身對他道“這個世界上生得相像的人很多,盡管我像極你女兒,但是我真不是你女兒。”

白錦林恍惚道“那你為何知道大黃狗,知道那個石碑?”

的確,這連雪貴人也難解釋了。

雪貴人便道“這個世上有許多奇妙難以解釋的事情,或許我前生去過那里吧。”

白錦林現在也只能接受這個現實,他抬手拭去眼角的淚,發出一聲沉重嘆息。

雪貴人道“我終究不是你女兒,此事你也不要和任何人說起。今日,也就當我們未曾見過。希望你能找到你女兒。”

白錦林黯然點點頭。

雪貴人先出了房間,白錦林在屋中撫摸著那幅副像,心中悲愴淚如雨下。

雪貴人帶人從客棧出來,此刻天色已暗。

不知為什么,雪貴人那種莫名的焦慮感越來越強烈,她也感覺異常壓抑,這讓她喘氣都不順暢了。

雪貴人現在需要一種途徑緩解這種焦慮。她心里也明白,這種焦慮是小主和白錦林引起的。尤其是幽王對小主態度,讓她更加懷疑二人之間不清白。小主接替鬼無之位,也讓她難以平衡。小主的春風得意,更是如刀一樣刺痛她的心。白錦林的出現,則讓她感到更加困擾不安。

盡管她將白錦林打發了,但是她知道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所以不同以往,這次她的焦慮更嚴重,她此刻竟然有一種脫光衣裳在燈火通明的街道上呼喊狂奔的。

當然,她得控制著這種。

雪貴人對護衛頭領道“你們先回總宮,我晚些回去。”

護衛頭領道“宮主,還是我們跟著你吧。如果出了差錯,我們可擔不起。”

雪貴人不耐煩地道“這是什么地方?這可是蒼龍城,六里外就是總宮,城里還到處是我們的人,如果這里都不安全,哪里還安全!”

護衛們很少見雪貴人動氣,他們都噤若寒蟬不敢再有異議。護衛頭領帶著護衛們先行離去。

雪貴人此刻就想喝酒,一醉解千愁。

但是蒼龍城遍布十二宮眼線,還駐扎著一個分宮人馬,為了避免被他們看到,雪貴人尋到一個家偏僻的小酒肆。

酒肆顯得很破敗,只擺著兩張桌子,店家賣自釀的酒水。店家舍不得點蠟燭,酒肆中燃著一盞昏黃的油燈。

酒肆內氛圍給人一種很壓抑的感覺,很符合雪貴人現在心境。

酒肆中也沒有一個酒客,這讓雪貴人很滿意。

雪貴人在一張桌旁坐下,店家是一個五十來歲的邋遢男人。如此一個光人的絕色女子進他這破酒肆飲酒,如同鳳凰落到雞窩里,店家激動不已。

雪貴人對店家道“上兩壇酒!”

店家道“貴客,只要酒嗎?我這店里還有煮狗肉。”

雪貴人道“我對狗沒興趣。我不叫你,不要過來煩我。”

說罷,雪貴人扔給店家一錠銀子。

店家捧著那錠銀子,全身顫抖,他再不費話,給雪貴人提上兩壇酒,又拿了一個酒碗。然后他躲到里屋,不煩雪貴人。

雪貴人拍開泥封,先倒了一碗酒。

她端起酒仰起脖子將一碗酒一飲而盡。

雪貴人獨自喝著悶酒,沒過多久,她便有了醉意。

雪貴人口中胡亂地自言自語。

“小賤人,你除了生在帝王家,你還哪點能和我比……你別得意,你現在笑,我會讓你有哭的一天……這又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是遇雪,但是我腦中為何無數次出現曲羊河,出現大黃狗,出現白錦林……”

就這樣,雪貴人一碗接一碗飲著酒。

酒入愁腸,愁更難解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青年走進這間破敗的酒肆。

這青年很英俊,他身材修長。雖然他穿著一件普通布衣,難是卻難掩他身上的那種貴族氣質。

這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宇文樂。

宇文樂怎么會跑到蒼龍域?

宇文樂回到冥崖后才知出了大事。幽魂劍死了,伍潮叔侄也遇難,巧兒也下落不明。宇文樂擔心巧兒,他本來準備去尋找巧兒,但是羽主命宇文樂護送瞎了的六幽魔手去霞山找聞人神醫。

羽主告訴宇文樂巧兒無事,不久就會回到冥崖。

宇文樂只能不情愿領命護送六幽魔手。

為此,宇文樂改了裝扮,穿了一身普通布衣。

去霞山得穿越蒼龍域,今晚正好到了蒼龍城,宇文樂和六幽魔手就在附近找了個地方投宿。

宇文樂和六幽魔手不熟,二人基本沒話。

吃完飯后,六幽魔手在屋內靜坐如同泥塑一般,宇文樂覺得無聊,就出來轉悠。

路過這酒肆,宇文樂聞到這酒肆飄出的酒香不同,他便進了這酒肆,準備嘗下這里的酒。

于是宇文樂便看到了儀態萬千的雪貴人。

昏暗的燈光中,雪貴人更添了一份神秘的美。

宇文樂眼睛頓時一亮,心旌也飄搖起來。

書閱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格格黨手機版閱讀網址:m.lwxs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