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門狼

第六十一章:記憶碎片(上)

秦九天看著驚恐的雪貴人,他輕嘆一聲。

秦九天伸手,撫摸著雪貴人被他打了的臉蛋,他聲音也變得溫柔了。

秦九天道:“雪兒,如果我真要把你交出去,就不會斥責你,不會打這一巴掌了。我是讓你以引為戒,以后再不能做這糊涂事了。我們的大業,需要墨蘭國這個盟友。”

雪貴人忙點頭道:“我以后再不做糊涂事了。九天,你怎么解決此事?”

秦九天想了一下緩聲道:“現在忘生就是在等結果,如果不滿意,她或許真就跑回墨蘭國了。所以結果得讓她滿意。我想好了,鬼無多半是兇多吉少了。就讓忘生接替鬼無吧。然后再找個替罪羊,就說是他蠱惑了蔣孝,而蔣孝和綠目使關系好,所以綠目使也就做下糊涂事了。只有這樣才能安撫小主和鬼醫。小主得了鬼無之位,也不會再深究了。墨蘭王族知道我們更重視小主,他們也會高興,更會盡力幫我們。這樣才能皆大歡喜。”

秦九天目光長遠,這也是他審時度勢做出的決定。

當下楚門崛起咄咄逼人,那只幕后黑手也極為可怕,所以內部必須得安定團結。

其實靈王死后,雪貴人也覬覦著靈王職位,接替了靈王,那她就是魔域在大虞的第二號人物了。

但是鬼無是帝神特使,順理成章接替了靈王之位。這也讓雪貴人大失所望。

現在鬼無兇多吉少,雪貴人正想趁機取而代之,結果希望還是落空。這次弄巧成拙,反而成全了小主。

為了息事寧人,雪貴人也只得吞下這苦果。

她倚在幽王懷中,一逼委屈模樣,如同受了欺負的小媳婦倚偎在丈夫懷中尋求安慰。

“九天,現在你醒了,我都聽你的。以后我也不去招惹她了。不過小靈王到了大虞。身為靈王之子,他一定會想法子繼承父位的。不會給我們添亂吧?”

修羅刀已經傳信給雪貴人,說小靈王和棠妖已到千甲城。修羅刀還在信中詢問幽王是否蘇醒。如果蘇醒,修羅刀三人都想見幽王。

此事雪貴人也如實稟報秦九天了。

幽王輕蔑一笑道:“赤焰神君有勇無謀,他拿什么和忘生爭。忘生把他賣了,他還得給忘生數銀子呢。想繼承父位,癡心妄想了,此事我會處理的。倒是棠妖這個女人不簡單。雖然我未和她打過交道,不過魔首的女人,再差也差不在哪里。”

棠妖對雪貴人來說可不陌生,當年在魔域她見過棠妖幾次。

雪貴人道:“真不知棠妖這個時候來大虞做什么。”

幽王道:“魔首一定有他的用意。而魔首的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

雪貴人再不說話,她抬手揩臉上淚痕。

幽王撫摸著雪貴人的肩,又在她秀發上嗅了一下。幽王非常喜歡嗅雪貴人發上的幽香。

幽王安撫雪貴人道:“我知道你心里郁悶。雖然我讓小主接替鬼無之位,但是她終究不是血月的人。非我族類,必須防備。所以我會巧妙限制她的權力的。”

雪貴人聽了這話,心里也算平衡了些。

午飯后,小主、虎王、鬼醫、天空使首座都來到秦九天房間。秦九天在榻上宣布,小主接替鬼無職位。并且讓虎王將這消息傳給大虞所有潛伏的血月人。

虎王幾人都向小主道賀,雪貴人也假惺惺向小主賀喜。

小主終于得償所愿,自然是心花怒放。

日后,她可以利用職權為墨蘭爭取更多利益了。

小主決定把這個好消息盡快傳回墨蘭國,讓父母也高興一下,讓他們為擁有自己這個女兒感到驕傲。

當然,小主的表現還是很得體,她還謙讓了一番。如愿以償的小主也息事寧人,不再深究雪貴人了。

鬼醫死了最得意弟子,雖然心里對雪貴人充滿怨恨,但是看在幽王面子上,他也不節外生枝。

秦九天又下令,全力尋找鬼無和魔君,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秦九天也開始思考如何對付楚門。

雪貴人稟報秦九天,目前沒有追蹤到楚狼行蹤,楚門的人也都如同消失了,不知所蹤。

雪貴人又突然想起一件事。

這件事雪貴人開始認為并不重要,所以未稟報秦九天。

雪貴人對秦九天道:“盟主,李思正在重建河王府。”

秦九天顯得有些意外,他道:“知道他為什么要重建河王府嗎?”

雪貴人道:“據說李思思念河王成疾,請了幾個大夫都看不好。后來請來一個法師。法師讓李思重新建河王府,這樣病就會好。”

秦九天聽后若有所思,過了一會兒他開口道:“飯得一口一口吃,事得一件一件辦。今日我累了,你們先退下吧。”

于是幾人便退出地宮。

幾人出去后,秦九天自語道:“任何一個門派,得有立足之地,得有根基。李思在這時候重建河王府,李思啊,我看你不是思念河王成疾,你是心里有鬼……”

小主和雪貴人從地宮中出來。

二女還虛情假意說了會兒話。

盡管雪貴人心里憋屈,但是她臉上仍是那副溫柔和善的笑意,她也盡量撿小主愛聽的話說。

小主笑盈盈拍拍雪貴人的肩道:“雪姐姐,雖然我現在職位比你高,但是我們姐妹情義不變。以前鬼無先生很關照你,以后我也會那樣對待你的。定會讓你滿意的。”

小主這是成心氣雪貴人。

雪貴人被氣得胸脹,這讓她的胸更起來更豐滿了。

雪貴人真想咬小主一口解恨,但是她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面上仍是一臉笑容。

小主又朝雪貴人假意一笑,然后轉身離去。

兩名護衛也跟在小主身后,其中一個手里還提著兩包藥,那是鬼無先生專門給小主配制調養身體的妙藥。

看著小主背影,雪貴人臉上笑容慢慢僵硬了,她眼中閃過一絲讓人心悸的光茫。

這時一名二十來歲面容姣好的女子過來。她是雪貴人親信熙春。

熙春對雪貴人道:“宮主,有人求見你。”

雪貴人道:“什么人?”

熙春道:“此人自稱是曲羊河的白錦林。他說一定要請雪宮主見他一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格格黨手機版閱讀網址:m.lwxs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