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門狼

第五十五章:浴火重生(上)

小主抹了一把臉上泥水,她想爬起來,但是她已精疲力竭。背上的楚狼此刻給她的感覺如同一座山那樣重。

小主將一縷發咬在口中,她咬著牙,她想爬起來,但是嘗試兩次都徒勞無功,她再次跌在泥水中。

小主只能將楚狼從身上解下,她有氣無力道:“狼哥,我實在背不動你了。實在背不動了……”

楚狼此刻在心里叫道:“扔下我,扔下我別管了。他們一定會追來的。我會拖累死你的。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蠢了!”

但是楚狼能聽到小主的話,小主卻聽不到楚狼的話。

就算聽到楚狼的話,小主也不會丟下楚狼不管。

小主重新捆縛楚狼,又將繩子一端縛在自己身上。小主用一種近乎狂亂的聲音道:“就算你是具尸體,我也不能丟下你……”

于是小主在泥水中朝前爬,繩子也被扽直拽著楚狼向前。

泥濘的原野上,留下一道拖拽的痕跡。

風在呼嘯,雨在傾倒,小主拖著楚狼向前爬。

小主被暴雨澆透。

天空的迅雷和閃電也讓她驚恐。

傷病更是讓小主整個身體不停地觳觫。

她感覺很冷,比一塊冬天里的石頭都冷。

此時此地,除了活死人一樣的楚狼,再無別人,小主終于再忍不住哭出了聲。

小主邊哭邊道:“我好冷我好怕,我和狼哥要死了嗎,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

聽到小主這哭喊聲,楚狼的心在震顫。

但是他卻無能為力。

突然,楚狼胸口一陣痛。

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痛。

很快楚狼感覺胸口有東西在攪動,就如魚在水盆里撲騰。而且越撲騰越厲害。楚狼的心臟也不斷收縮膨脹。

楚狼的面孔也因巨大痛楚而抽搐,依然在前面泥水中倔強爬行的小主渾然不覺。

楚狼推斷是地獄之龍在作祟。

突破那晚走火入魔讓自己成了活死人,現在地獄之龍又要他殘命了嗎?

盡管成了活死人,楚狼仍不放棄希望。

為了緩解痛苦,為了與作祟的惡龍抗衡,楚狼盡量排空雜念,心里默念著涅槃玄經口訣。楚狼身體不能動,真氣不能運行,他用意念想象運行涅槃真氣,想象著涅槃真氣如水一樣漫過全身。

很快,楚狼進入忘我之境。

他再感受不到暴雨抽打,也聽不到電閃雷鳴,更聽不到小主無助的哭泣。

漸漸地,楚狼腦海中出現了一只鳳凰。一只全身燃燒著火焰的火鳳凰!楚狼甚至能感受到火鳳凰的炙熱。

火鳳凰越來越清晰,它繞著楚狼飛舞,楚狼伸手想抓住它,但是火鳳凰總是從他指甲溜走。

就這樣,楚狼感受不到外界任何事物,也再感受不到痛苦。此刻他的靈魂中只有那只燃燒火焰的鳳凰飛舞。

楚狼墮入奇妙幻境,小主卻在殘酷的現實中。

雨水和淚水順著小主臉頰一起滾落,小主抽泣著,她依舊拼命拖拽著楚狼朝前爬著。她不敢停下。她怕停下地方,就是她和楚狼的墳墓。

就在這時候,他們身后雨霧中出現影影綽綽影像。

這些影像朝這邊而來,越來越近。

原來這些都是人影,有十六七人。

他們都披著蓑衣,戴著防雨斗笠。

他們是冥崖高手!

為首的是風石,還有冥崖的鬼鴉長老。

羽主震怒,風石他們只能全力追蹤。追蹤不到小主他們不敢回去交差。盡管他們不知小主和楚狼身份,但是魔君親自護送的人,那一定是重要人物。羽主命令務必將光頭人擒回,所以風石鍥而不舍一路追蹤。

風石也承受著巨大壓力,他沒想到小主躲避追蹤很有一套。小主傷的不輕,還帶著一個累贅,卻能避開他的追蹤,這也是讓風石感到很丟人。

風石發現泥水中印跡,便判斷出是有人爬行拖曳著另一個人艱難前行,這讓風石欣喜若狂。

風石興奮對鬼鴉長老道:“長老,這下他們跑不了!”

鬼鴉長老和一干冥崖高手也都很振奮,他們順著泥水中的痕跡加快追趕。于是雙方越來越近。

小主此刻也感覺到威脅在迫切。此刻她前方數丈外是一個大斜坡,她看著斜坡感到絕望。現在這斜坡對她來說如同無法逾越的高山。

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坡頂。

緊接著一個又一個身影出現在坡頂。

有二十來人。

這些人都披著連帽油衣。

為首者是一個四十多歲男子,滿臉橫肉,他是十二宮貴人宮副宮主蔣孝。

蔣孝身旁還有兩人。一個穿黑袍、踏黑靴、戴著一副漆黑面具。生著一雙碧幽幽的眼睛。此人來頭不簡單,是秦九天十八天空使中的綠目使。另一個三十多歲,身形略顯肥胖,這人是鬼醫高徒俞牙子。

鬼醫接到魔君的信不敢怠慢,他也如實稟報了雪貴人。

雪貴人便命蔣孝和綠目使與俞牙子一起來接應魔君。

接應者昨日就到了天蔭鎮,結果等到今日也不見魔君和小主,蔣孝覺得事情蹊蹺,就帶人來尋找接應。

于是他們看到小主在泥水中艱難地爬行,后面還拖拽著一個如泥猴般的光頭人。

蔣孝等人趕緊朝坡下掠來。

小主認得俞牙子,她也看出那戴漆黑面具的人是天空使中的人物。

小主那張被雨水和淚水沖刷的面孔綻出欣喜的笑容,她叫道:“我是小……小主,快救我……”

小主也停止爬行,她趴在地上,大口呼著氣。

血絲從她口中一縷縷而出,滴在泥水中。

蔣孝等人到了近前,現在小主易了容,也無人認得她。而且也不見魔君,所以蔣孝也不會輕易相信,他讓小主證實身份。

小主從身上摸出一塊墨綠色的玉牌,玉牌上有蘭花圖案,蘭花上方還有明月圖案。

俞牙子趕緊接過玉牌,他仔細查看,然后驚喜道:“是小主!去年小主拜訪我師傅,給我師傅看過這牌子。”

蔣孝聽了這話臉上掠過一絲怪異神色,他道:“哦,讓我看看。”

俞牙子就將玉牌遞給蔣孝,蔣孝看了一下,然后將玉牌揣起。然后他和綠目使相視一眼。用目光傳遞一種只有二人心領神會的信息。

于是綠目使突然出手,一掌拍在俞牙子腦袋上。

俞牙子做夢也未想到綠目使偷襲,他腦袋被拍碎,身體跌在小主旁邊。碎裂頭顱正對著小主的頭。

綠目使出手之際,蔣孝腰畔的刀也出。

兩道刀光在雨中閃起,俞牙子兩名手下被刀光劈中應聲而倒。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格格黨手機版閱讀網址:m.lwxs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