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門狼

第五十四章:魔君求生(下)

魔君聽了老傻子這問題心里更震,這可是二十年前發生的事。魔域從未對外聲張,大虞皇室也因種種考慮秘而不宣,這個老頭竟然知道此事!

這老頭到底是誰?!

雖然事發時魔君年齡還小,但是魔君卻非常了解那件事。

因為玉瑤公主,現在的身份是——血帝之妻!

老傻子在問這個問題時候,內力也遍布手掌了,只要魔君說公主死了,魔君對他也沒有多大用處了。他會斃魔君于掌下。

魔君如實道:“是王城所為。”

老傻子道:“公主現在還活著嗎?”

魔君道:“活著,而且活的很好。”

玉瑤公主還活著,這讓老傻子心里激動不已。他遏制著內心情緒依舊不動聲色道:“活的很好?怎么個好法?她也應該有孩子了吧?”

此事本來是極大秘密,魔域中知情者都很少,但是現在魔君充滿強烈求生欲望。他不想就這樣死了。他得不惜一切代價活下去,到時候他要將魔眼煉至十二重。瘋狂報復白羽人,包括眼前這個老頭子。

魔君猶豫一下,最終還是實話實說。

“公主是血帝之妻,王城之母。育一兒一女。”

磨君此話一出,老傻子便點了魔君睡穴。

魔君昏厥過去。

老傻子發出笑聲,悲憤地笑。

老傻子走到破廟的神像前,他對著神像怒聲道:“我與魔域勢不兩立!血帝更是我最大敵人,玉瑤竟然是血帝之妻,竟然是王城之母!可笑可悲啊!這是我大虞恥辱!更是我的恥辱!神啊,你不分黑白何為神!”

說罷,老傻子手朝那尊神像一揮,神像爆炸般碎裂開來。

老傻子又失魂般自語道:“玉瑤是大虞明珠,絕不能讓她再留在魔域。我當年發過誓,一定要找到玉瑤……帶她回家……所以魔君不能死,我得帶他去醫傷……”

老傻子過去提了魔君,然后出了破廟而去。

老傻子提著魔君去后大約一炷香功夫,一個全身血污的女子抱著一個不省人事的光頭男人進入小廟。

正小主和楚狼。

小主帶著楚狼這個活死人硬是突圍,但是為了護楚狼,她腹部被砍了一刀,還被人重擊一掌。

小主此刻感覺胸口沉重,如有巨石壓迫喘不上氣來。

小主感覺精疲力竭,她將楚狼放在先前魔君坐的地方,她張大嘴呼氣,結果又吐出血來。

小主咳嗽著,她揩盡嘴角血跡對楚狼道:“狼哥,我今日為你拼了命……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走的無影無蹤了。你以后要是負了我,得天打五雷轟。就如這廟里的佛像,被打成粉碎……”

楚狼雖然一動不能動,也睜不開眼說不了話,但是先前小主硬是帶他驚魂突圍他一清二楚。

楚狼也明白,以小主機智和武功,只要棄他不管會輕易遁走,哪能受重傷。

小主為何舍命相救,楚狼還是想不通。

聽小主的話,她是舍命救愛人。

那他是小主的愛人嗎?

雖然二人拜了天地,但那也是受一夜雪逼迫。

楚狼心里叫道:“忘生,我都能對你下手,你為何還要這樣對我?”

當然,現在忘生聽不到楚狼發在內心的聲音,所以她也無法回答楚狼的問題。

小主將自己傷口包扎好,又灑了些藥。外傷雖然無礙,但是內傷卻麻煩。小主調息一會兒,但是還是感覺胸口如遭受重壓呼吸困難。

盡管自己傷的不輕,小主還是硬挺著將楚狼抱起。

不管如何,她都不能扔下楚狼不管。

如果當年楚狼棄她不管,她早就死在楚門山中了。

小主在楚狼額頭上吻了一下,她道:“下流胚,你就是個禍害。禍害就得遺千年,所以你不能死。我要帶你去見鬼醫,他一定有辦法救活你。”

小主這一吻,如吻在楚狼心頭。

讓楚狼的心震顫了一下。

小主知道那些人會追趕來,所以她得趕緊離開這里。

小主抱著楚狼出了廟宇,她也不敢走大路,她只能盡量挑荒郊野嶺走。

之前,魔君已傳信給鬼醫,讓鬼醫派弟子到天蔭鎮接應。鬼醫不能輕出,鬼醫弟子醫術也很高明,這樣也能讓楚狼盡快得到治療。

現在距天蔭鎮還有兩日多路程,小主便帶楚狼去天蔭鎮。

一路上,小主真是謹慎小心,心都是吊著的。

但是小主傷的不輕,還得帶著楚狼,所以行程也很慢。

小主不敢入城,不敢進村,不敢買馬匹,不敢看大夫,甚至不敢討水喝。她帶著楚狼在荒山野外行走。遇到河流水塘,就喝些渾濁河水。餓了,遇到什么能吃就弄來吃。小主還生吃一只鳥兒,因為她不敢生火將鳥烤熟吃。

小主休息時間也不敢太久。

實在堅持不住了,就稍微休息一會兒。

這些都是躲避追蹤的技巧,是大頭侏儒教給小主的。

小主用自己的智慧和大頭教的技巧與冥崖的追蹤好手周旋。冥崖孟天缺擅長追蹤,他的弟子風石更是青出于藍。

有幾次,小主帶著楚狼離開不久,風石就帶著冥崖的人到了。

如果小主再逗留片刻,就完了。

也真是兇險。

受了重傷,本應該休息治療,小主卻用嬌弱受傷的身體背著死人般的楚狼躲避著追蹤,這也加重了小主的傷情。

行到第三日,小主發起高燒,不止出氣困難,胸口還陣陣刺痛。疼的小主冷汗涔涔。小主走路感覺如踩著棉花一般,她身體還不停打著擺子。

如果按正常行程,小主就到了天蔭鎮了。由于小主行的慢,所以現在距天蔭鎮還有二三十多里地。

伏在小主背上的楚狼,身體也隨著小主打擺子顫栗著。

這讓楚狼心中更是百感交集,他在心里道:忘生,你為何對我這樣好!你可知道我被老怪折磨時候我心里發過誓,除了‘她’,這個世上不管是誰,哪怕是師傅,必要的時候我也下得去手。就連河王對我出手,我都奮力反擊。誰想讓我不好過,我就讓他不好過。你這樣對我,就算我醒了,我還怎么殺你啊。難道我要自毀誓言嗎……

楚狼的這番心聲小主聽不到。

她現在只想盡快帶著楚狼到天蔭鎮。

秋季多雨,天空又下起了雨。

開始雨勢并不大,可是沒過多久雨越下越大,變成了暴雨。

暴雨如注,天上電閃雷鳴,荒野被暴雨籠罩,碗口大的水泡在原野各處直冒。如一個個白色蘑菇,只是轉瞬消逝。

腳下的土地泥濘不堪,小主“撲通”跌在泥水中。泥水濺了她一身,也濺了楚狼一身。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格格黨手機版閱讀網址:m.lwxs99